[赫海]幸福微甜

+2011銀赫生日賀文+ 

 

 

那天,李秀滿老師的決定,從此…

 

「我們…屬於同一個團體呢…」東海有點慶幸,有點不知道如何形容的喜悅。

「是啊,之前和俊秀分開很難過,還好你還在我身邊。」赫宰憨憨的笑著。

 

說的人沒察覺,東海聽到比較,心裡有點酸意,於是說:

 

「如果我和俊秀都和你屬於同一個團體,你會跟誰比較要好?」

「這…這怎麼比啊?」果然,赫宰傻住了。

「唉呀,我有被當備胎的感覺了。」東海調皮的繼續戲弄赫宰。

「才不是,不要這樣想啦!東海。」

 

說著,李赫宰撒嬌的雙手打開環住東海的肩膀。

溫暖熨著我,心不住地失序跳動。或許,屬於我們的小小世界就是這刻開始。

 

「只能選一個,你選誰?」見你慌了,我故意的逼問。

「這…」

「誰?」見你猶豫,我再次逼著你,果然聽到:

「你!」

「真的嗎?」

 

雖然是故意逼著你說,但是,聽到答案時還是有點驚訝。

赫宰啊,怎麼就這麼的單純就被我給逼了呢?

 

「真的!」

 

見你真摯的眼神,我相信你了。單純的男孩,李赫宰。

 

 

※          ※          ※

 

 

「東海?」剛從舞蹈練習下課,升學考試前夕,卻看到應屆考生東海。

「嗨,銀赫。」

 

出道之後,東海偶而會這樣叫著我。都是我,但,總覺得距離遠了。

 

「不是要升學考試了嗎?你怎麼還…」李秀滿老師都特別要經紀人在考前挪出時間讓他加強功課了。

「我想要兩個都完成啊…畢竟都是重要的人的願望。」

 

看你憂愁的臉,我不想要看到這樣的臉龐,於是:

 

「這樣啊…我們去吃飯吧!我請客。」

「真的?」

「幹嘛懷疑我?」我知道我平常很小氣啦,但是…

 

你不一樣。

我喜歡你笑,笑的像是陽光一般。

這樣才是常在SJ寶石男孩身邊的人啊!

 

「呵呵…那走吧!」東海一邊回答,一邊勾了「金主」用餐去。

 

總是這樣賴著你,因為知道你會照顧我。

不是實質的…就是那種心機全無的、總是非常洋溢的笑容。

 

 

※          ※          ※

 

 

這天,我回到家,非常慣性的開啟廣播,轉到KTR的頻道。這時聽你和利特哥討論小孩的事。

 

「只有兩人的世界久了,感情會疲乏,有個小孩是可以調劑兩人世界的。」利特哥分享著。

「我不希望有小孩,因為我會嫉妒小孩佔有我另一半的時間。」

 

我會嫉妒佔有你時間的任何一個人呢…

這樣的想法循環著,直到你來敲我的房門。

 

「東海,你睡了嗎?」

「睡了。」

「騙人…」說著,你打開房門進來。

「騙你啊!」

「你這個…」

 

見你有點氣,但是不知道如何回應,有點想笑,卻無意間察覺你眼神之中的憂愁。我這才察覺到,你似乎有著煩惱…

 

「找我有事?」

「嗯…」

「什麼事呢?坐下來說吧。」

 

於是我們兩人席地而坐。

 

「東海,怎麼辦?」即便你沒說,我卻猜著你是為了第一次以M的身份出演,開始要以華語活動,你在緊張。

「沒事的,赫宰。」

「大家,會不會不喜歡我?」

「你就是銀赫啊。」

「那是SJ的銀赫。」

「即便是SJM的銀赫,大家還是會喜歡你的…」看著你有點被安撫卻仍是擔心的神情,於是我情不自禁的道:「就像我一樣。」

 

你怔住。

我擔心。

即便在義大利的Condola上,我們已經告知對方彼此的心意,然而,,我們若即若離的關係,從來沒有面對面的告白。所以,你的噤聲,讓我的心臟涼了半晌。

幸好,沒多久,你就打破沈沒。

 

「真的嗎?」

「真的。」

 

見你明瞭的回答我,我猜想,你誤認為我要的答案是:『即便是SJM的銀赫,大家還是會喜歡你的。』因此,我直白的再問了一次:

 

「我是說…你…」

「…」

「東海!」

 

是為什麼呢?東海。在威尼斯那個與我相依偎的東海呢?沒有了浪漫之都,你就再也不坦白了嗎?

 

 

※          ※          ※

 

 

帶著疑問,兩人飛往台灣舉辦SS3。

是我的鼓勵起了作用嗎?還是因為現在的赫宰是SJ的銀赫?東海在後台看銀赫與大家互動的樣子,一點都不像那天晚上為了到華語世界發展而擔心的銀赫。

見你信心滿滿的用不純熟的中文和歌迷互動,甚至偷我的梗—

 

「給我打電話。」

『李赫宰,你想死嗎?』在後台聽到這樣的話,我不住咒著你。我竟然在跟ELF吃醋呢。

 

而你,還是一如以往的沒察覺我的潛在心情。一上台還把我帥氣的憲兵帽給打飛,壓制著心情,好好照顧ELF後,用新學的中文對付你:

 

「他有病!」

 

你真的有病啊,神經遲鈍的病,從來都不知道我會為了你跟歌迷親近而吃醋,也從來不曾察覺我無條件的享受著,可以和歌迷充分的互動完之後,回來還接受你的稱讚。

 

「東海,你真的好厲害。」

「喔?」

「你說話,歌迷都好激動。」

「哈哈…」見你因此而皺眉,我笑了。

「真的可以嗎?」

「嗯?」這樣中性的疑問句,讓我有點驚慌。

「不是SJ的銀赫,而是SJM的銀赫。」

「可以的,就像SJM的亨利,就是SJ的亨利。」

「對耶!」

 

呼…你好傻呢,赫宰…哥,兩三下就被安撫了。以為你要追問那天未完的問題,還多擔心了一下。

 

 

※          ※          ※

 

 

聽見了開門聲,李赫宰從睡夢中醒過來。

映入眼簾的是逐漸熟悉、卻仍有點陌生的房間。手邊,還拎在手上的是台灣ELF們的卡片集結成的生日書,在生日當天凌晨透過台灣的工作人員送到了手上。

這時,門被輕輕的開啟。

 

「你回來了…」赫宰起來,睡眼惺忪。

「吵醒你了?」是東海,從戲棚回來。

「沒…剛下戲?」

「嗯…這是?」

「ELF的祝福,還有蛋糕喔~」開心的跟你分享我的適應良好,卻看不到我的快樂同等的反映到你的臉上。於是我問:「怎麼了?」

「我…」

 

有點難以啟齒,但是看你從睡眼惺忪變得炯炯有神的看著我,等我回答,我猶豫但還是坦白道:

 

「很矛盾呢,我希望你能很融洽的以SJM成員的身份活動,但是…看到你跟歌迷這麼個靠近,我卻高興不起來…」

「喔…」

「對不起…」

「沒關係,因為這是嫉妒。」

 

哇!曾幾何時你變的這麼靈光?

我驚訝的看著你和你好像早已經準備好、不太李赫宰的流利告白。

 

「你可以繼續這樣,如果我因此人氣低了,我也會當成這是要愛你的代價!」

「你…」這樣忽然的告白讓我有點不知所措,直到你接近我,直到我的頭緊靠你的頸窩。不願意這樣示弱,緊急的將你一軍:「這是利特哥教你的吧!」

「哪…哪有!」被我猜中你費盡心思,跨海跟親近的哥哥求救,你哇哇大叫。

「哈…」

 

笑了笑,我還是依賴的靠著你,儘管在嘴巴欺負你之後,而你也是沒有抗拒的讓我賴皮。這是我的特權,看似總是欺負你,實則受你單純的溫柔保護。而你的特權,是一直這樣傻傻的,還是得夠得到我的愛。

什麼樣的愛呢?

可以躺在你身邊,獨自一個人,讓你看著我,對你說:

 

「李赫宰,生日快樂。」

 

 

 

おわり.

 

 

 

Himitsu FreeTalk

原來以為會天窗了,今天梗一來,把作業擺著,火速的把文章給打完!!

即使最近的心情比冷掉的Espresso還苦澀,但是這次送上砂糖文給永遠可愛的赫宰oppa祝壽(?)。

話說SS3在看過銀赫生人之後...喜歡上了呢>////<原來在KTR的時候,就漸漸喜歡上總是回答單純的他;喜歡常常被哥哥、弟弟們欺負無力還擊的他...這次看到努力用中文、甚至超東海的梗與大家互動的他,一顆心都要給他買走了。

 用著這樣的心情,接續部份+2010 東海生日賀文+ -[赫海]Honey moon Festival -的內容,寫了這篇賀文,祝福在兒童節出生的哥哥,永遠都笑得像小孩子一樣快樂...還有傻傻的(毆毆

以上

BY Himitsu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wait4sjmb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