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舞蹈學院的某間舞蹈教室裡,一班學生目不轉睛的瞪著教室中央將棍棒耍的虎虎生風的人。

「磅!」的一聲,棍棒打在地上,同時間,那人雙腿大開一劈,完美的做結。

「嘩—」瞬間,掌聲如雷,身為這套棍棒武術的的教授者—韓庚更是開心的鼓掌不斷。

韓庚全然沒有想到這個初來乍到的新生,如此適合修習這套武術。教授過程,李晟敏不多話,頂多就是答腔的語助詞,原來韓庚還有點擔心這位『韓僑』是否聽不懂,但是,在這天之前的驗收證明韓庚完全白擔心了。

「晟敏,做的很好啊!」韓庚拍了拍晟敏的肩頭以示讚賞,卻看得一旁的曹圭賢眼睛發刺。

「圭賢、始源,你們來啦。」韓庚餘光掃到了兩位熟悉的身影,轉身,見到圭賢和始源兩人熱情的打招呼。

儘管韓庚與金家有聯繫,但是,仍不知面前三個人也是與金希澈相關的人士。

金希澈考量曹圭賢和崔始源的安全,因此,要他們隱藏身份偽裝成中國人來到韓庚身邊。

晟敏與韓庚的互動僅限於共同上課時其他時候多半暗中守護圭賢的安危。進一步與韓庚交往的圭賢和始源就累了。值得慶幸的是,圭賢開口就是一口漂亮的北京話,平時則用和與表面看起來相稱的『內向』掩飾其不會說中文;而始源即便中文已經流利的能以假(中國人)亂真,但怎麼說都擺脫不了口音,雖然韓庚也不太追究,崔始源向比較『關心』他出身的人們,直說老家在閩粵一帶,小時候學粵語落下的口音來著。

無論如何,三人成功的滲入韓庚的生活,以致於幾乎韓庚身邊全天候都有金希澈的眼線安插著。甚至,在某個早晨,早課之後,圭賢與始源和韓庚對坐享用早餐的時刻…

「韓庚嗎?」再熟悉不過的軟嚅嗓音,從圭賢和始源的頭頂傳來。

聞聲,圭賢和始源不約而同的往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

「…」圭賢無語,只是驚訝的看著那人。

「在…」始源嘴巴半張,一句話還沒說完,就讓韓庚接了去。

「在俊!」不同於始源和圭賢的驚訝,韓庚非常自然的起身招呼著發聲的來人。

是金在中,應該待在韓國本宅待命的人,卻,用著全然不是短時間內養成的默契和韓庚互動著。

「始源、圭賢,這位是韓在俊。」韓庚拉過男子並肩坐下,一邊向對面兩個已經有些分不清東西南北的傻楞子繼續介紹道:「我兩年前在韓國演出的時候見過面,在俊他說想要來中國但是苦無機會,最近受到學院方面的幫忙,這學期剛到學校來做交流…」

像是走錯攝影棚的演員,曹圭賢頓時有種不知為何置身中國的感覺。據他所知,若說李晟敏是金希澈最瞭解的影守,金在中就是最瞭解金希澈的影守,既然金在中來了,自己是為和要出現在這裡?

不明白金家的做事風格,真的不明白。

這種莫名其妙持續到來到與晟敏共同練習的練歌房。看著晟敏的神態自若,圭賢心想是否晟敏是知情的,於是試探的道:

「今天我見到金在中了。」

「咦?」這會兒李晟敏也驚訝了:「在中少爺不是在韓國嗎?什麼時候…」

「連你也不知道呀…」圭賢將稍早在食堂碰到的事情,全部都和晟敏說了。

「這也太輕鬆了吧…」比起圭賢來到中國之前還要惡補中文,金在中幾近完美的空降在學院裡,晟敏直覺的這樣評價。

「你說誰輕鬆來著?甜南瓜。」聽到這聲音,不用看都知道是誰。

「啊…」聽到那嗓音,背對著聲源,一時不敢再動作。

「金希澈…」圭賢大叫。

這一切比簽高賠率的彩券都還要刺激。繼金在中空降之後,本該坐鎮韓國的金希澈活生生的出現在兩人面前。

「這到底…」李晟敏傻楞楞的看著眼前的一切。

「很簡單,因為本大爺已經受不了你們慢吞吞的動作!」

「哥,你小聲點,我就算了…要是讓金賢重知道你也到中國來了,他大概會腦血管破裂身亡吧。」跟在希澈身後,進入練習室隨即關上身後隔音門扇的,正是稍早在食堂看到的金在中。

「他如果這麼脆弱,就要他別混了。」金希澈大步走往練習室裡為一一張沙發,大喇喇的坐下,蹺腳擺了個舒服的姿勢,一雙桃花大眼重新定睛看向賢敏兩人:「好,向我說說你們到底和目標進展到什麼地步。」

賢敏兩人交換了一下眼神,李晟敏開口道:

「韓庚哥他每天放學之後都會陪我一起練中國武術…」

「嗯…還有嗎?」

「啊…大致上是這樣。」

「…圭賢呢?」

「在學校的時間,除非專科的訓練時間,韓庚幾乎都和我處在一起。其他時間,就都和始源在一起。」

「嗯…」聽完圭賢的陳述,希澈安靜一陣…後道:「你們有人看過韓庚的裸體了嗎?」

一句話,當場炸紅了兩人的臉蛋。

「幹嘛?!都是男人你們就沒一起洗過澡嗎?!」

「啊…」

看兩人仍是一臉尷尬,金希澈也不指望聽到積極的回覆,隻手按了按太陽穴:

「唉…其他原因也不用說了,就是你們這樣的進度,我和金在中才出現在這裡。」放下手,臉上換上一臉得意的說:「在和韓庚同居後不到一週兩人都去洗鴛鴦浴了,我該說你們辦事不力還是說我們家在中太能幹?」

這下,李晟敏脹紅的臉低低的垂著,曹圭賢只是將眼神飄向他處,不在和金希澈對視。

「我們都來了,當然不是大老遠來清帳的…」金希澈雙手拍了膝蓋站起,來到賢敏兩人面前:「兩個禮拜之內,我要讓韓庚出現在熙珉。」

「兩個禮拜?!」李晟敏一雙美眸睜個老大。

「懷疑啊!」金希澈的桃花大眼近乎是用瞪的了。

「哥怎麼不自己來呢?」這樣虎嘴拔鬚的發言,熙珉除了金在中只找得出一個人了…

「哼哼…當然是自己來…」真是小孩子長大,挑戰起主權來了。儘管心裡讓圭賢的挑戰主權有些氣,但金希澈也沒笨到在這關鍵時刻分散熙珉內部的戰力。「收網總要大家合作,不是嗎?」

雖說是一起動作,但是,緊接著金希澈和金在中空降中國,皆下來,金希澈和金在中兩人一個於公一個於私幾乎將韓庚的生活給包覆住,甚至,韓庚自從希澈出現之後,與其他人的互動都有漫漫淡去的趨勢,如此,包括金在中在內的其他人變得無事一身輕。如此一來,圭賢在中國境內就是無所事事,除了偶爾為了學院即將舉辦的公演練練歌之外,大部分的時間就在KH中國總部以及建築其中的豪宅中耗時間。

相對於圭賢的無所事事,晟敏倒是挺忙碌的。由於KH內部安全無虞,只要圭賢在KH總部,晟敏就是自由之身,閒下來的晟敏除了一開始圭賢所知道的消遣:烹飪與中國武術之外,晟敏也喜歡玩樂器、作曲一類的事務令圭賢感到驚訝。

「圭賢…」

「嗯?」聽到晟敏叫喚,圭賢從電腦螢幕的位置抬起頭。

「我等等要外出一下…可以嗎?」

「喔?要做什麼呢?」

「我想要去買吉他。」

「喔…」圭賢聽了,低頭在鍵盤上活動了下,將電腦闔上。「走吧!」

「咦?」

「我載你去啊,不然你要用走的?」

「啊…」這這這…不對吧!晟敏心中大喊著,還是跟上圭賢不停往外走的腳步,讓圭賢當司機帶他去樂器行看吉他。

來到市區一家很有聲譽的樂器行,圭賢一進店裡,店主人非成流利的用韓文與他交談,並要專人帶晟敏去選購樂器。完全找不到標價的樂器們,另晟敏有所不安,將整家店的商品逛完之後,已經是兩個多小時的功夫,回到一進店門的交誼空間,店主人和圭賢已經將開瓶的紅酒喝過半。

見晟敏回來,圭賢問道:

「有看到喜歡的嗎?」

「嗯…」

「喔?但怎麼都沒看到服務員幫你拿來?」

「啊…」不好意思在店主人面前道出價錢的事情,掰了個理由,要圭賢跟自己到樂器室來看看,來到距離交誼廳最遠的一個展示間,晟敏才道:「我…我不知道價錢…不敢亂下手…」

「噗…」這竟然是晟敏選了半天沒有做個決定的原因。「指給我看看吧…你中意的琴。」

「…那把。」

順著晟敏手指的方向看去,圭賢看到某牌的名吉他。那把吉他看起來與一般的吉他沒兩樣,甚至比一般市面上的吉他相形失色,然而,是行家的首選。區區一個金家影守有這等品味,讓圭賢更令晟敏另演相待。

「社長您看上這把呀…」

「嗯…」

「前些日子日本那邊完售之後,這把已經是東亞剩下的最後一把了…」

「那…可以拿下來給這位先生試試嗎?」

「嗯…」老闆挑剔的眼光,好似替女兒選女婿一般。「是,社長。」

老闆將展示櫥櫃的電子鎖打開,解開聯繫著吉他與展示架的第二道鎖,再,請晟敏戴上一環電子識別手環,才讓晟敏拿取吉他。

夢寐以求的樂器拿在手上,晟敏很是感動。自從進入金家之後,因為影守的工作不分晝夜,全年無休,已經許久不曾碰觸這樣的東西,然而,經過訓練的手感一觸摸的琴弦,如魚得水般,一段優美的曲調如流水溢出琴身。晟敏陶醉於吉他本身的優美,在場的兩人則是為他演奏的曲調如癡如醉。

圭賢對這樣的晟敏著迷。想不到任何理由,就是著迷。喜歡他對音樂的認真,甚至,喜歡他對某件事專心一致的神情。

「看來…這把琴找到非常適合他的主人呢…」一曲畢,老闆讚賞道。「其實這把琴,已經有許多人求讓。然而,他們大多是慕名而來,不像是社長您的這為朋友,全然懂得這把琴的性情…」

「啊…」被這麼一說,晟敏緬靦的低下頭。

「所以,您願意賣給這位先生囉?」圭賢問。

「全然同意,社長。」樂器店的老闆道。

晟敏仍在不知道這把琴足以買下一戶豪宅的情況下得到了吉他。然而,得到一把好琴的喜悅已經遠遠蓋過對於價錢的疑問,總之,自己有了一把可以在房間理演奏的樂器。

自從迷上晟敏彈奏樂器的樣子,圭賢莫名也對晟敏表現才藝時的模樣上癮。甚至,蓋過了第一次見到韓庚表演的那種感動。現下,晟敏和韓庚在做公演的最後採排,位於後台暗處的圭賢,眼光一點也沒分給萬眾矚目的韓庚,而是分秒不離的盯著晟敏。

站在曹圭賢身邊,金希澈看曹圭賢眼光緊緊鎖在李晟敏身上,慶幸一切還算在自己的掌握之中。

這時,韓庚和李晟敏的表演結束,舞台上出現了另一個金希澈。雖然聽說過金家的當家會使用手下製造分身,但是第一次見到,仍不免有違和感。

「喂…」

「嗯?」圭賢讓金希澈的叫喚拉回注意力。

「爆炸裝置你進行的怎麼樣了?」

日前收到風聲,金英敏已經來到中國,於是,金希澈打定主意要趁這次的公演,將韓庚帶回韓國。打算藉著爆破引開大眾的注意力,要影守趁亂把韓庚和被韓庚邀請來看表演的母親帶走。

「你真的不要毫髮無傷?」

「嗯,觀眾席第一排被炸的血肉橫飛,我則毫髮無傷,要說奇蹟之子也太牽強吧?」

「我只是不想你對KH秋後算帳,你知道,我再怎麼樣還只是普通的小老百姓。」

「最好是…咦?!」金希澈原來還要說些什麼,但是眼睛似乎看到什麼令他驚訝的事情。

順著金希澈看去的方向,曹圭賢看到了金英敏。韓庚看到金英敏也是驚訝非常,甚至臉色反白。

「總之…」金希澈將未完的話接著道:「保全韓庚和韓庚的母親,其他的人…最好連帶金英敏一起炸爛。」

「是…」

兩人對話至此,台上的人員也散的差不多了。

和金希澈別過,曹圭賢來到後台找尋李晟敏的身影。晃過大半的後台不見晟敏的蹤影,最終在舞台一處隱密的出入口,從微掩的門縫聽到了晟敏的聲音:

「先生…」晟敏不知讓什麼激的倒吸了一口氣。

「許久不見你還是這麼的敏感啊…也難怪你會一直受金希澈的寵。」是金英敏的聲音。

聽見晟敏讓人這麼說,圭賢心中很不是滋味。

「前陣子常常從身邊的人聽到你非常會伺候人…真的嗎?」

「先生…住手!」聽到晟敏掙扎的應對,曹圭賢不管三七二十一打開門扇進入兩人的所在。

「唷…曹社長…」見來人是曹圭賢,不疾不徐的將放在晟敏胯下的一手收回,向圭賢打招呼。

「嗯…」

「我們家晟敏伺候你可好?」

「嗯?」對於金英敏的用字很是介意。

「社長不知道嗎?金家的影守是整個家族通用的。只是金希澈霸佔著他們幾位,讓您一時以為他們都只屬於金希澈。」從金英敏的口無遮攔,曹圭賢可以窺得金英敏和金希澈的絕對對立以及金英敏足以與金希澈對立的實力。

「…現在的李晟敏並不屬於金家。」

聞言,李晟敏和金英敏以不同程度的驚訝看向曹圭賢。

「喔…失禮了…」金英敏明白曹圭賢是在宣示主權,表示理虧的同時,眼光閃過一絲不懷好意。

同時,李晟敏用驚訝帶著更多的擔心直看著圭賢,看得圭賢心碎。

「失陪…」感覺不明的氛圍蔓延,在氣氛全然僵化前,金英敏離開了現場。

兩人無言的對望,直到圭賢注意晟敏的眼角滑落的一滴淚,才慢慢的上前,用手指擦去那淚痕。

「沒事吧?」

「…」原來強忍著,讓圭賢一問,晟敏的淚水不受控制的不停落下。

見晟敏這樣的反應,曹圭賢不打算多問。因為他不保證問明了一切之後,自己是否比晟敏能夠承受。

「回家吧…」一手擁過晟敏的肩頭,圭賢帶著晟敏離開現場。

這一切看在暗中保護兩人的東海…還有金英敏的爪牙眼中。

 

 

TBC.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wait4sjmb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