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 赫海敏H (偽3P),賢敏微H慎入


第六章

 

「噹—噹—噹—」下課鐘響,學生紛紛來到走廊上。音樂科的專科教室裡,難得看到李晟敏閒適的待著。

李晟敏失業了。在希澈要他的那晚之後,隔天一早起範告知他重回曹圭賢貼身保鏢的任務,原因是:起範要跟隨始源到中國去就近保護向金家請求庇護的韓庚。與此同時,金家給K.H.的任務近期之內有了大幅度的進展,圭賢幾乎沒有出現在住所或是學校當中,李晟敏回到曹家,還是金起範出國之前交給他電子識別證並轉交圭賢的訊息:「你要待就待吧。」於是乎,晟敏再次於曹家落腳。

近期越來越難在熙珉看到金家的人,晟敏感覺的到大家都在為紈藝兒計畫忙碌,只有自己還有時間坐在這邊不知道該做什麼而閒著。忽然—

「猜猜我是誰?」

視線被蒙去,李晟敏仍是輕而易舉的猜到這人是誰,道:

「赫宰嗎?」

「唉…跟你玩真不好玩。」李赫宰嘟著嘴巴來到李晟敏面前。「怎麼坐在這裡發呆呢?」

「就…沒事啊…」沒向李赫宰說明先下低潮的心情,李晟敏深吸了一口氣,裝出了一個自以為很開朗的笑。

「…」李晟敏苦澀強顏歡笑,讓李赫宰的心緊了一下。真的要對晟敏這麼做嗎?但是,當東海被人蹂躪的景象閃進腦門,李赫宰心便一橫,開始為這天晚上的計畫鋪路。「那…今天晚上,可以招待東海和我一頓晚餐嗎?我們明天就要到中國去,好一陣子吃不到哥做的菜呢…」

「喔…」聽到中國兩個字,晟敏心中仍不免難受一陣,隨即,大哥哥心裡發揮,殷切的問道:「想吃什麼?哥都煮給你們吃

「太好了!只是…要在哪兒呢?」已經有了預設的答案,李赫宰就等晟敏自己跳入這個圈套。

這兩週以來,金希澈故意找K.H.碴,讓圭賢因為無法回應金希澈的要求,而短時間內都留守公司無法回到住所。圭賢非常認真於工作,這是李晟敏跟在圭賢身邊的這段日子所知道的少數事實之一。這天才剛從旁知道圭賢又被金希澈打了回票,估計兩天內又無回到住所,自己又不能擅自離守曹宅,兩全其美的方式便是:

「你和東海放學後到曹宅來吧。」

正中下懷!李赫宰不得不佩服金希澈對於李晟敏的瞭解,知道這樣的對話模式終究會引導到這個結果。

「赫宰?」

「喔…可是…這樣好嗎?」

「嗯…如果圭賢回來了,就說你們有少當家的命令要傳達給我吧!」

「…嗯!」看到晟敏已經將自己的退路想好,李赫宰更覺自己即將做的事情卑劣,然而,那是命令啊…

「說吧,想吃什麼呢?」李晟敏甜甜的笑容問道。

回應晟敏,赫宰道出的所有便是這天晚上最殘忍的刑具。

※          ※          ※

「喂!」坐鎮K.H.監督金家禁區的識別證研發的金希澈接到了電話。「嗯…嗯…」

坐在正對面的曹圭賢,看金希澈邊說電話,邊朝他看來,心想是希澈不希望他的視線打擾,於是,再也沒看去,只是,若有似無的,感覺金希澈用著奇異的表情看著自己。

金希澈接到的是來自李赫宰的電話。金希澈得意於完全猜中李晟敏的反應,抬頭看了看牆上的電子時鐘,開始計畫著怎麼讓曹圭賢在該回去的時間回到住所。

※          ※          ※

「哥,我們到了。」晟敏接起電話,另一頭便是開朗的赫宰嗓音。

「嗯…我下去接你們。」拿豈能進入宅邸的唯一識別證,李晟敏將客人迎接入內。

進入曹宅,晟敏招呼著赫海兩人到客廳坐著等待,一邊說著:

「我才剛將材料洗滌完畢,可能還需要一點時間…你們在這邊等吧。」

「…」李東海看向李赫宰,交換了一下眼神之後,李赫宰道:

「我們來幫你吧。」沒等晟敏答應,兩人便尾隨晟敏進入廚房。

「這…我想想…」認真的思索著平時不進廚房的赫宰和東海能幫什麼忙,這時,視線被蒙上。對於這樣熟悉的手法,晟敏笑著道:

「赫宰,別開玩笑了…」

「我很認真啊…晟敏…」我也想要這一切都是玩笑啊,晟敏,但是…「你才是個玩笑。」

「…」突如其來的聽到這樣冷言冷語,李晟敏一時法相信這嗓音,是一向互動甚歡的赫宰,甚至無法相信接下來的一切言行舉止是來自於這兩位後輩同事。

「少爺已經厭倦你的存在了…你這無人不歡的下賤身體。」

「住口!」不要這樣說我!晟敏嘴上、心中同時吶喊著。

「不相信嗎?我們可以馬上做實驗的喔…東海!」

東海聽令接近晟敏,卻讓晟敏矯健的身手閃過。赫宰見一人不成事,和東海交換了個眼神,兩人互補著,很快的就將晟敏給制服,不知哪生出的鐐銬,將晟敏以趴扶的姿勢完全固定島型的料理台上。由於料理檯面狹窄,晟敏以上身趴扶在台面上,雙腳踩上地面,彎腰的動作讓臀部完全暴露。背對著,晟敏對赫宰和東海的所有舉動只剩下聽覺與觸覺。

「今天點的菜,有很多可以做實驗的材料呢…」說著,赫宰拿起一枝已經讓晟敏沖洗乾淨的黃瓜。

「赫宰…不要…啊!」倏的,那硬梆梆的物體進入了體內,令晟敏一聲哀嚎:「不要…拿出來…嗯…」

「真的不要嗎?都發出那種聲音了…」說著,赫宰似乎又更深入的拔插黃瓜,當硬物觸及前列腺,晟敏敏感的有了反應,快速的高潮了一次。

「啊…」

「看看這是什麼…」銀赫摸起流了滿料理台的黏稠,抹上晟敏讓情慾燻的紅撲撲的臉龐。「連毫無溫度的黃瓜都讓你這麼興奮,也難怪希澈少爺會對你厭倦。」

「不是這樣的…啊!」這時,晟敏感覺到後穴被塞進了一顆東西,讓腸壁的收縮給壓個稀爛,汁液流經大腿的根部,滴落潔白的大理石地板之上。「住手…」

「猜猜看是什麼?猜中了就饒了你…」強壓著幾乎要哭出來的聲音,李赫宰持續言語強暴晟敏。

「這…啊!」

「又塞了一個進來囉!還是猜不到嗎?」見赫宰忍耐著,東海出口隱藏赫宰的不適。

「是…」反射的追尋著問題的解答。晟敏努力的在今天晚上準備的食材中尋找答案。「櫻桃?」

「可惜…答錯了!要好好的懲罰答錯的失敗者呢…」

「…啊!」滑溜溜的,一個巨大的東西入侵體內,從被體溫激發的香甜氣味來看,是鮮奶油吧!那粗大的硬物不停的藉由油脂的滑潤進出自己的菊穴。晟敏的穴口,被油脂的色澤滋潤的可口。

「說你淫蕩還不承認,這張小嘴吃著新鮮的牛蒡吃的多開心啊,不停的留著口水呢…想再多吃一點嗎?」

「不…不行……啊—!」一次深沈的進入,牛蒡藉著油脂的潤滑,抵達最深處,滿滿的充實晟敏的私密處。之後不停的被抽插著,晟敏感覺那說不出口的地方,即將爆炸似的不停被硬物進出,身體反射一直分泌著黏液。

「果然是少爺的洩慾工具啊…分泌了這麼多淫水…」

「唔…嗚嗚嗚嗚…」再也忍受不了曾經另自己感到溫暖的嗓音說著冰渣似的話語,晟敏嗚噎著,讓身後的兩人不停的變換著流理台上所有食物、調味料以及器具進犯著自己還是高潮不斷,餘光掃過,看著被自己的白濁所污染的潔白地面,只希望在圭賢回到家之前,有剩下的時間將這一切收拾乾淨。

不想再多一個人說自己賤,不想再多一個人說自己人盡可夫,不想要這個人是名為曹圭賢的他。

※          ※          ※

「呼…」終於,金希澈對於晶片相關的計畫點了頭,在公司忙了小半個月的圭賢,因為想要回家休息而歸心似箭,即便家裡有那看了就討厭的寄生蟲都無所謂。

駕車進入地下停車場,從地底下的大廳進入,大廳的接待非常有禮的向曹圭賢道:

「曹先生歡迎回家。」

「嗯…」猶豫了一下,終究在令人感到遲疑之前問道:「李先生回來了嗎?」

「是,他回來了。」基於尊重住戶的隱私,門房沒有透露李先生有兩位友人來訪的訊息。

「嗯…」曹圭賢做好面對李晟敏的心理準備,按下了電梯。

「噔!」的一聲,兩部電梯中的一部開啟,曹圭賢走進去,刷過電子識別證,按取了住所的樓層,又按下了關門的按鈕。當電梯門關起的那一刻,另一台電梯移動著,到了同曹圭賢所按取的樓層停留後,慢慢的往大廳的樓層移動。

※          ※          ※

這眼前的荒唐是怎麼一回事?

先是在電梯間撿到那張被告知已經轉交晟敏的電子識別證,圭賢一進入家中,又見到晟敏國色生香的被束縛在料理台之上,那裡,還插著一枚粗大的蔬果,黏膩的液體不停的流出,滴落在已經一片狼籍的地面之上。

「圭…圭賢?」聽見開門的聲響,晟敏心底一涼之後見到歸來的主人,也只能什麼都不做的面對他圭賢。

「唉呀…我打擾你了嗎?」圭賢冰冷的道。

「不…不是的…」

「…」聽到狡辯的話頭,曹圭賢轉身就要離開現場,卻聽到:

「不要走…可以請你幫我鬆綁嗎?」眼光一邊看向遠處放置的鐐銬鑰匙。

「可以!鬆綁之後你就給我離開這裡。」了當的,曹圭賢快速的解開鐐銬,放下晟敏。

「不!」李晟敏失聲大喊。稍早東海和銀赫跟他說的話不斷的迴盪在腦海中:『你的任務已經被我和東海頂替從紈藝兒計畫給除名了,在少爺收回除名命令之前,金家不再是你的歸屬。希澈少爺下了一個最後命令給你:去求曹社長收留你,否則,金家會讓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金家的晶片近期就會完全複製,這任務幾乎已經完成,金家沒有必要在負責我的安危,你請回吧。」

「不是做為影守!」晟敏快速運轉著腦筋,想著可以讓曹圭賢接受自己的方法。

「那多一個人吃飯為什麼?」

「我…」低頭,看到自己的一身痕跡,晟敏想到了一個對圭賢絕對有利的提議:「作為酬庸品…可以嗎?」

「嗯?」

「作為你場上的酬庸品,讓我待在這裡。」晟敏見圭賢對自己的提議有了興趣,把握最後的機會,向圭賢推薦這個提議:「和金家合作,我這種存在是需要的,而我又是…大少爺的前情夫…之前,礙於大少爺的顏面,很多團體的大老不敢央求我作為酬庸的對象,然而,現在有機會從社長這邊得到我,他們會因此而禮遇社長的。」

晟敏只見曹圭賢靜靜的看著他,沒有任何回應,空間中的死寂令越跳越發紊亂的心搏更佳清晰。

「聽起來是不錯的主意…」

聞言,晟敏鬆了一口氣。全身放鬆一個沒有防備,讓突如其來的外力給推倒在地。

「啊…圭賢?」晟敏迷茫仰望著籠罩住上方視線的圭賢。

「身為賣家,我似乎有義務檢視一下商品的品質?」圭賢手撐在晟敏兩側,挑情地道。

「是…」閉上眼,將欲流出的淚吞回肚中;睜開眼,戴上優秀酬庸品的面具面對眼前的恩客。

一夜的嬌喘吟哦,開啟了晟敏作為酬庸品的日子。

就此,幾乎每個晚上,在圭賢與對方應酬之後,圭賢離開,留下晟敏招待客人。每次結束之後,晟敏帶著一身傷痕回到圭賢的住處,讓圭賢檢視招待的成績。圭賢從不口頭叮嚀晟敏什麼,晟敏只是從每次招待過後的傷痕與圭賢在那之後的對待方式得到結論:對方越是殘忍對待,圭賢越是溫柔寵愛。明白了這個邏輯,晟敏為了取悅如今唯一的依靠,每每都引導恩客放肆的對待自己,帶著渾身的痕跡回到圭賢家。在二次性愛過後,昏死般的陷入沈睡。

因此,晟敏從不知道,在他陷入沈睡之後,曹圭賢是默默的看著他。

一次一次,圭賢越來越忍不住想要撫上那遍體鱗傷的身軀的慾望,終於…這晚,他撫上了晟敏。長指輕撫著讓藥水泡過不再明顯的傷痕。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圭賢看到那些遺留在晟敏身上的痕跡不再愉悅,甚至,起初都是在客廳就地獎懲晟敏,近幾次被晟敏解釋成因為圭賢滿意成績而在浴室進行的歡愛,那貌似春藥的藥浴其實是圭賢向金家要來的傷藥—在晟敏不知情的情況下,圭賢開始有了愛護的動作。

這看在金希澈的眼裡,無非是個好徵兆。然而,一個拼命的受傷,另一個又拼命的治療;一個不說,另一個不知道。眼看著中國那邊的計畫就要進入核心,金希澈想辦法盡快讓晟敏完全脫離金家,受到曹家的庇護。

於是,在圭賢將金家的禁區識別證親自交到希澈手上的時候,金希澈趁機問道:

「你…可以到中國去一趟嗎?」

「為什麼?」

「你對那舞者有興趣不是?」

「嗯…」

「反正…」看著製作精美的識別證,希澈續道:「KH的中國分部我也蓋好了,你就過去當驗收,順便也去接近這個令你好奇的人?」

「我們一群人忽然的消失,學院的通告誰出去?」熙珉之所以為想要進軍演藝界的年輕人聖殿,就是因為在學期間,只要表現優良就有機會親身體驗演藝界的通告生活。身為學院的佼佼者,希澈、圭賢都是熱門榜上有名的。已經到中國去的始源、起範,還有『畏罪潛逃』的東海和銀赫,也都是熙珉通告榜上的當紅炸子雞,短時間內他們全部消失,圭賢估計著李秀滿找不到人代他們的班啊。

「大不了通告費金家照單全付。」果然,完全沒有未雨綢繆的金希澈式計畫。

「嗯…」既然有人要扛下責任,圭賢便點頭答應到中國去。

「順帶一提,帶上李晟敏。」

「…為什麼?」有點竊喜,但,圭賢馬上的反詰金希澈。

「紈藝兒計畫其實是晟敏到中國開的頭,他對中國熟悉,讓他陪你去。」

「…」圭賢知道自己現下說什麼也改變不了眼中明顯有預謀的金希澈的主義,繼續拒絕,只是讓晟敏變成跟蹤自己,於是乎,在回到家中之後,對為自己送上睡前酒的晟敏道出中國行的事件。

「去中國?」晟敏聽到了曹圭賢帶回來的話,驚訝的猛的抬頭看向圭賢。

「嗯。不想要嗎?聽希澈哥說你對中國很是熟悉,所以…」見晟敏摒息等著自己未落的語音,圭賢惡趣的故意慢了點接續,直到晟敏有些憋不住氣,才續道:「陪我去吧。」

「啊…」像是聽到『嫁給我吧』一般的激動,晟敏的臉龐紅透。李晟敏你在幹嘛呀?只是一句提問臉紅個什麼勁兒啊?自從圭賢總是在睡夢中擁住自己之後,晟敏總是對圭賢某些字句以及舉止異常敏感。

儘管曹圭賢不說,李晟敏偶然還是發現了那春藥般的藥浴其實是傷藥浴,這種特殊的藥品令晟敏直覺的聯想到金家。運用曾經是金家影守的身份,向後輩也打聽到了是曹圭賢向金希澈要的東西。知道真相的同時,李晟敏的心中莫名的有種感動。

「晟敏?」圭賢見晟敏遲遲不回覆,出聲催促了下晟敏。

「是…好的。」

※          ※          ※

兩天後,賢敏兩人出現在仁川機場。

「圭賢,你看!」隔著海關,晟敏看見兩個熟悉的面孔—分家當家金賢重和許永生。

與此同時,關外的兩關外的兩人也發現了曹圭賢和李晟敏的存在。過了海關,現下,二對二臉上堆滿笑容卻瀰漫緊張非常的氣氛於其間。

「DSP的動作很快嘛…」圭賢率先開口,犀利的眼光筆直的向金賢重看去。

「彼此彼此。」金賢重不輕不重的接下圭賢的語言的攻勢。

彼此知道對方的目標,站在一樣距離的起跑點上,時序推移,勝負分曉之時,誰家歡樂誰家愁?

「哼哼,中國見。」金賢重四兩撥千金的道個別,便頭也不回的走了。

先禮後兵麼?不打算浪費時間再看那狂妄的背影,收回眼神,便看到佇立在原地的許永生。

「中國見。」圭賢簡單而慎重的道。

「中國見。」許永生回禮,也向自始至終沒有說過一句話的晟敏道別:「晟敏,中國見。」

「再見。」看著許永生跟隨金賢重的背影離去,

李晟敏完全直夠想像許永生的立場為難。身為金家的御醫,無論分家或是本家,都要同等的對待。若是金家內部自相殘殺,許永生也只能將兩方治好,然後再眼睜睜的看著他們用的遍體鱗傷,值得慶幸的是,金家內部並不喜好這種血淋淋的鬥爭。

李晟敏沒有察覺,他在思索許永生的兩難時,眼中所流露的是曹圭賢輕而易舉可以察覺的哀傷。在圭賢不知不覺之中,他迷惘了。明知晟敏是自己復仇對象之一,卻,不由得為晟敏不應有的多愁善感而擔憂。

「走吧!」不願意再讓這種眼光刺痛,曹圭賢邁開步子,往登機門走去。靈敏的耳,聽到了令他安心的跟隨腳步。

 

 

TBC.



Himitsu Free Talk

我快要抓狂啦~~~~~~~~~~

預計40000~50000字的小說打到現在還有兩個重要場景沒打已經破40000萬了看看怎麼辦才好|||||||

接收到有親辜認為本篇口味太重的迴響...這就是『』喔!主角晟敏和圭賢都是有傷痕--在心裡與身體之上的人,一個從此立志治療傷痕,另一人則是決定從此殘害他奠祭自身的傷痕...透過許多徹底傷心或是傷身的方式,從痛苦之中追求到真愛的過程,這就是『』。

由於篇幅以及時間的限制,本章過場機能極大,請大家多多包涵。希望能收到更多的迴響,協助Himitsu做劇情的修正。

 另外,在此提醒:還記得序章的賢敏橋段嗎?正是晟敏作為酬庸品的日子中的片段唷~因為作為酬庸,晟敏會有被許多不知名的人X,疼惜晟敏哥哥(?)所以那邊的H只是帶過,沒有多加描述(後面還多著(毆毆

以上,感謝賞文^^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wait4sjmb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