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旭]在遙遠發現你的愛

+2011厲旭生日賀文+

 

 

「嗶!」

 

厲旭的手機響了一聲,但厲旭沒有做出任何動作。沒聽見嗎?聲音清晰的圭賢在兩個座位以外都聽得一清二楚,厲旭沒有理由聽不到。基於「好心」,圭賢問道:

 

「哥,手機響了呢!」

「我知道。」厲旭頭也不轉的繼續盯著螢幕,玩著來到台灣之後新接觸的一款電玩,這時電腦旁的手機又響了一聲。這次-「A xi!」

 

厲旭竟爆了粗話,這讓圭賢更好奇是怎麼一回事了。

 

「我回來了!」這時,從外面回來的是周覓和Henry,M們在台灣的美食大軍。

 

見兩人回來,厲旭放下這兩天令他廢寢忘食的電玩,迅速的衝去「檢閱」今日的美食戰利品,甚至,一天下午都關在房間裡的晟敏都聞香而出房門。晟敏經過滿是筆電的長桌旁時,見圭賢無動於衷,關心的問了下:

 

「圭賢,不去吃嗎?」雖說圭賢已經是韓國成員中對台灣美食最有抵抗力的人,但肚子還是免不了的有了些成長,要說圭賢對周覓他們限向剛帶回來就讓宿舍香氣四溢的東西無動於衷,還真讓晟敏感到懷疑。

「哥先去吧!」

「嗯。」圭賢都這樣說了,晟敏就踏著輕快的腳步往美食堆走去。

 

就在大家都為美食瘋狂的時候,圭賢站起身,往房間的方向走去,途中,刻意走近厲旭電腦放置的位置,眼光聚焦在手機螢幕上。

 

「呵。」淺淺的一笑,圭賢走向房間去。

 

走進房間,房門關上沒多久,門就讓人敲響了。

 

「請進。」

「圭賢…」是晟敏,看見圭賢無聲無息的離開大家,於是跟著來關心:「你沒事吧?…圭賢?!」

 

忽然,晟敏讓圭賢緊緊的擁住,雖然感到莫名,但仍沒有掙扎的任圭賢抱住自己。

 

「謝謝你陪我來。」

「什麼?」

「謝謝你加入M陪我來台灣。」

「…」

 

真的是什麼都瞞不過這個孩子。看似公司的安排,但是,晟敏的加入是晟敏努力爭取來的,理應只有參與交涉的利特知道,沒想到圭賢也知道了。

 

「我們出去吃東西吧,有珍珠奶茶吧?」圭賢問道。

「有!是新的一家喔,Henry很厲害呢,每次買都能買不重複的店家…」晟敏讓圭賢突如其來的問題,一時也忘記剛剛圭賢怪異的舉動,兩人就離開到客廳和大家一起吃東西了。

 

 

※          ※          ※

 

 

廣播完畢,藝聲和工作人員道別之後,拿起手機看,仍是空蕩蕩的收件夾,失落感油然而生。回到宿舍,小黑炭非常殷切的跑過來腳邊,磨蹭著藝聲的腳踝。

 

「真拿你沒辦法,等等啊。」

 

藝聲將手上的東西放在矮櫃上,彎下身抱起小黑炭。

 

「這麼想念爸爸啊~還是…想念厲旭爸爸了?」

 

抱起小黑炭,仍期待著口袋裡的手機能有震動什麽的。這時,口袋的手機果然傳來震動,藝聲興奮的將小黑炭放下接起手機。

 

「喂~」

「藝聲啊~」

「是…哥啊。」電話另一頭傳來的是希澈的聲音,令藝聲失望。

「今天晚上有空嗎?我跟起範約了要去喝酒,你要不要來參一腳?」

「嗯…好啊,在哪裡?」心裡發愁,藝聲索性答應了希澈打算藉酒消愁。

 

來到和希澈約定的攤子,無視周圍投來的注目禮,藝聲來到希澈和起範所在的位子坐下。

 

「嗨!哥。」起範很有精神的跟藝聲打招呼。

「嗨,好久不見,最近拍戲順利嗎?」

「還不錯,始源似乎也是。」

「喔?你知道那小鬼的狀態?」希澈驚訝的一問,讓起範忽略了閃過一聲臉上的苦澀。

「就…剛剛來了簡訊,說要下戲休息。但等等還有兩幕要拍。」邊說,手上迫不及待的就要回復訊息。

「喂喂喂,我找你出來喝酒你專心點行不行?」

「再一個字!」起範在希澈發飆之前,趕快將訊息按了傳送。

 

唉,要是厲旭也像這樣多好呢?這樣就算不在一起,也因為清楚的知道彼此的狀況不會有距離感。因為這樣認知,他才會上班、下班、去了哪裡、作了什麼…一件事不少的傳簡訓跟厲旭說。起先還有一去一回,大概第二週之後回信漸少了,直到最近,幾乎不見回信…

 

「藝聲,你發什麼呆啊?」

「啊…沒事…」要是自己想厲旭的事情被希澈知道了,那把晟敏被圭賢橫刀奪愛的火不知道會不會燒到自己身上用膝蓋骨都知道,希澈可是很中意晟敏的紓壓馬殺雞呢,損傷多慘中只有請得過數學總統獎的當事人來算算才有可能得到答案了。

 

一股鬱悶積著,藝聲沒限度的一直喝,喝到得讓希澈和起範聯合撐著送回家。

 

「這傢伙怎麼回事?今天整個失常。」把藝聲丟到床上,不客氣的埋怨道。

「或許哥有什麼煩惱吧…」起範溫柔的將藝聲的頭枕好,心中同時打著算盤要請厲旭適時的出面安慰藝聲。

 

 

※          ※          ※

 

 

M上午又到電視台路了個通告,與久違的菲哥見了面,下午又錄了個廣播,晚上,侯姐慣例的出現在M的宿舍裡,帶著願意出門的成員去逛台北街頭。這會兒,車停在一家唱片行前。

唱片行除了高高掛著M的新專輯宣傳海報外,不遠的地方BONAMANA的宣傳招牌,厲旭的眼睛,不自覺的聚焦在一道人影上。

想念哥了啊…但是,我好好的你也沒事,為何非得要你一來我一往的?況且,有時間打簡訊給我,不會多留一點時間給自己休息嗎?想著,打開簡訊收件匣,瀏覽來到台灣後來自藝聲的訊息。從一開始的簡訊開始看起,藝聲每一篇都在打卡一樣的報告自己的行程,一則一則的看,看到前段還一則一則的看著「今天小黑炭到處跑唷,讓我找不到他,不過還是被我找到囉,請放心。」、「廣播很順利的進行,你也是吧?」、「和利特哥錄製KTR順利,請不要擔心我囉」…等等內容,到了中段,就是「今天很累吧,早點睡唷!」、「今天看到你的推特了,陽明山真的好漂亮喔」…等等他非常明白自己的狀況,自此之後,厲旭發覺自己不用和藝聲報告,藝聲也都知道他的行蹤,甚至越來越清楚,厲旭自然也省著回報,省著省著,最近連簡訊也懶得搭理。反正都知道了,回過去不也是「你知道啦」、「你也是喔」等等廢話一樣的回答嗎?

這一切的認知在看到最近一則簡訊之後,竟讓厲旭感到非常的罪惡,因為他寫著:

 

『我好想你。』

 

簡單不過的幾個字,卻在厲旭心中激盪出無盡的波瀾。

 

『哥,你是神經線接錯條嗎?』儘管這麼想,心中卻出現無限暖意。想打些什麼回覆,這時,目的地卻已經到達,中斷了厲旭的動作。

逛完台北一圈之後,M告別了侯姐回到宿舍,這時正好碰上剛下戲回家的的東海和始源,兩人一臉疲憊,卻仍禮貌周到的和剛玩樂回歸的成員打招呼。

 

「李!赫!宰!」在外面怕吵到鄰居,進入門廳,李東海就不顧形象的大叫。

「來了來了!」李赫宰救火似的跑到門邊接著李東海貌似要墜落的身形。

「今天累死了。」搭在李赫宰的肩上,大聲的抱怨在女士們面前不能太過放肆的委屈,一股腦兒的苦水狂倒。

 

看到這情景,厲旭心中產生了那名為羨慕的情緒。但厲旭不明白那是什麼。

他也想要向東海這樣,有可以耍任性的對象,或是非常疲憊的時候可以扶持的對象,雖然他還是不會改其照顧他人的習慣,但是,他就是希望在自己想要偷懶的瞬間,能有個偷懶的地方。

唉呀,怎麼覺得面前這兩人越來越刺眼呢?厲旭將眼光移離赫宰和東海兩人,轉頭又看到更刺眼的畫面。

圭賢坐在電腦前廝殺了一整晚,晟敏也沒出門陪著他。現在厲旭看到的是,晟敏一隻手在敲著並肩坐著的圭賢的肩膀。

 

「哥…這樣沒有效果啦…」圭賢大發任性的碎碎念。

「再加一隻手我的遊戲就糟糕了啊!」

「你兩隻手還是沒有比較好啊…」

 

圭賢語氣平穩卻深深的傷到晟敏,低頭如花謝。

 

「你幫我馬殺雞,我幫你破你現在這關。」

「真的嗎?」

「真的。」

「還要下一關的秘笈。」

「…」圭賢一臉驚訝的看向晟敏,不知這老實的哥什麼時候也會談條件的驚訝表情全寫在臉上。「好啦…」

「好!」像是小兔子一樣跳起,晟敏到圭賢身抓著肩膀。

 

無論人家是「老公」還是「老婆」,總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搞的卿卿我我,看的真是令人不是滋味。靠的太進步能像是周覓和Henry那樣正常點嗎?非要這麼的黏在一起!

這時,厲旭忽然想起跟自己一併落單的始源,於是開始尋找始源的行蹤。只見始源在客廳的一角站著,靠著牆,拿著手機不知道什麼事情,讓他的嘴角彎成好看的弧度。

 

「要過嗎?」見厲旭接近,始源反射的讓開最接近通道的位置。

「沒有…跟誰通話呢?」

「起範啊,剛剛傳了簡訊來,說是室外的場景殺青了不用再出外景很開心,說他看到我的劇照了,知道我很辛苦等等的…鍾雲哥也這樣關心你的不是嗎?」

「啊…」

「不是嗎?」

「我聽起範說鍾雲哥什麼時候都在打簡訊,上班打、下班打,起範猜是打給你,不是嗎?」

「是…」

「對了,起範稍早跟我說,他和希澈哥還有鍾雲哥去喝酒,終於哥喝個爛醉…起範想問你說最近鍾雲哥是不是有什麼不順心的?」

 

今天晚上?厲旭立馬把簡訊的事情與鍾雲喝個爛醉的鍾雲連接在一起。

想著這些日子對於周遭應該要祝福卻又刺眼的雙雙對對,厲旭對他們的感覺,或許就是所謂的嫉妒,而厲旭卻沒有好好珍惜自己已經擁有的他。甚至讓鍾雲為自己傷神,喝個爛醉,去傷害演藝人員已經壞到不能再壞的身體。

這時,厲旭也想起稍早忘了的舉動,拿起手機,打開那對自己的思念,打下一串思念而生的真心告白。

 

『鍾雲,我也想你。我愛你唷。』

 

 

※          ※          ※

 

 

話說,韓國著邊的金鍾雲一覺醒來,看到厲旭久違又甜蜜至極的簡訊,一時開心站起身,因為尚未醒酒完全讓一旁守著一整夜的起範扶住,才免於跌跤。

看見鍾雲這麼的高興,起範幸福的笑了笑。

在稍後傳給始源的簡訊寫道:

 

『源,我作了一件壞好事,因為我偷用了鍾雲哥的手機,但是讓鍾雲哥的心情轉好了。』

 

而在一些日子後始源回傳的一封簡訊中提到:

 

『範,要每樣食物的中文名稱都翻成韓文不簡單呢。現在每天看厲旭沒事就在記錄好吃的台灣食物,有些似乎只能說中文。據說,是鍾雲哥要在SS4的時候一次吃光台北美食前三名,派了工作給厲旭調查,厲旭沒有通告的時間都在台北的大街小巷到處紀錄著好吃的食物,記錄的筆記本都多於我們學習中文的冊子了…』

 

 

※          ※          ※

 

 

「今天辛苦大家了。」工作人員向藝人們鞠躬。

「辛苦了。」M的大家回之以禮。

 

在準備室卸妝時,厲旭拉著Henry問:

 

「今天要去那個地方啊?」

「今天去師大夜市好了。」

「有好吃的?」

「我表妹說有耶~等等CALL他帶路。」

「厲旭,你天天這樣會『水腫』喔。」銀赫很委婉的道出胖的事實。

 

但厲旭當作沒聽見,將最近一筆美食資訊整理之後發送給藝聲,拿起筆記本與美食介紹資訊再次準備去探索美食!

雖然天天到處吃,我胖了;雖然天天到處跑,我忙了。但這一切為你,值得。愛情何嘗不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沒有來沒有往,有來有往過甚,小別可以勝新婚。我相信,因為我在這遙遠發現你的愛,鍾雲。

 

 

 

FIN.

 

 

 

Himitsu Freetalk

秘密本舖系列文章的看官們好。經過一年的時間,終於將Super Junior的成員寫過一輪賀文了。由於秘密是去年的這個時候左右加入的(想當年第一次參與的活動就是厲旭的慶生活動),而第一篇文章是7/10生日的希澈哥賀文,為求完整,後來又追加了7/1利特哥的賀文,以致於厲旭的生日賀文作為一輪的結尾。

秘密也要在此跟大家說聲再見了。課業關係,秘密本舖將暫時歇業,期限未定。秘密感謝大家的支持,文章的開始都是靠靈感,但都是靠大家的支持完成的。過程中,不能少掉感謝的是W4家的元老坦克先生,您一直是最~~~好的導師A_A感謝你啊~各方面!

往後在會場碰到,如果認得我,請跟我招招手,若沒見過面,請跟我說你好,然後自我介紹囉~大家都是ELF YO!

 

Himitsu 2011.6.25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wait4sjmb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