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 神敏情節、特敏H,慎入


第四章


「晟敏,最近怎麼了?看你沒什麼精神。」

「有嗎?」有這麼明顯嗎?連不是影守的申東熙都看得出來。

「嗯,你的臉寫著你很累的樣子。」

「可能是期中忙碌吧,同時修習兩個科的科目,一忙起來都沒什麼時間睡了。」面對一般人,晟敏編了個可信自己卻想要大笑的理由。

「這樣啊,那…」申東熙像是要展示什麼寶物一樣,手伸向背後準備拿出什麼,在那之前,申東熙道:「把眼睛閉起來。」

「喔…」身為影守,晟敏實在不習慣讓自己陷於失去視覺的狀態,畢竟,失去一種感覺就多了一份危險。然而,申東熙那種總是輕鬆的氛圍,讓晟敏沒有多慮的就閉上了眼睛。

這時,有非常美味的香氣傳來,然後,一塊溫熱的塊體碰上晟敏的唇辦。有默契的配合申東熙的動作,晟敏張嘴吃下了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美味。

「嗯,好吃。」急忙的,晟敏張開雙眼,想看這美味長得究竟。

「鏘鏘,最近研發的炸豬排,外皮酥脆,肉片多汁。」申東熙見晟敏喜歡,趕忙推薦著自己的作品。

「呵呵…」晟敏跟著開心得手舞足蹈的申東熙笑了。

遠遠的,在音樂科的教室,曹圭賢看到了這一幕,手上一個使勁兒,將紙張捏個稀爛。

「圭賢啊…」這時,遠遠的傳來朴正洙的聲音。朴正洙見圭賢沒怎麼搭理他,就往圭賢看去的方向掃去:「哇…那是他新的情夫嗎?呵呵。」

聞言,圭賢猛的轉頭瞪向朴正洙。

「唉呀,這麼凶看得我好怕,我看我還是別問你好了。」

「要問我什麼?」

「關於你們家美人的事…」見曹圭賢等著自己發言,朴正洙繼續道:「嗯…我對他很感興趣呢…希澈要我來問你答不答應。」

「…」收到朴正洙的訊息,圭賢心中興起復仇的快感。「就看金社長的意思。」

※          ※          ※

因為尚未回到保護圭賢的崗位上,晟敏全職的在學校當了一天學生後,回到了金家。

「晟敏哥。」

「赫宰,什麼事?」

「大少爺說有很重要的事找你,要你過去找他。」

「喔,好。」應該是韓家的事吧,這麼十萬火急的要赫宰來通報。然而…

「今天到這家料庭去,好好款待客人。」金希澈推了張稍早朴正洙差人送來的名片給晟敏看。

「…」又是…晟敏的心一下子跌到了谷底。但是,不敢對希澈的命令多做懷疑,只是順從希澈的命令:「是。」

「對方要求女型,好好做點準備。」

「是…」感覺不是太正常的飯局。除了地點是在這間從來不對外開放、會員制的神秘料庭,還要求女型,這次的客人似乎早有準備。晟敏解讀或許這是希澈想要蒐集對方的情報,派給自己的任務,於是,重新整理心情,去做準備。

約定的時間一到,晟敏如約出現在那家料庭的門前。

誇張。晟敏對於這家料庭的第一感想。華麗如日本二條宮的建築不說,光是大門到主建築物得開車的距離,這地方估計是有錢人沒處花才砸在這奢侈的建設上。

「您好,方便讓我看您的通行證嗎?」接待的公關是個妖豔的男孩,

『果然…』李晟敏恍然大悟的同時,將金希澈給他的名片給接待看。

「這邊請。」公關有禮的將晟敏引導往宅院的深處走。

一路上,整座建築物不若一般料庭有嘈雜的交談聲,晟敏從經過的包廂,要嘛無聲無息,要嘛是傳出異樣的熟悉聲響。然而,越往深處走,整個環境越加幽靜,甚至如同日本皇室的建築格局—獨門獨院的建築們,用廊道彼此連接,其間,又是一個個精心設計的庭院景致。

「請在此稍後。」侍者停下腳步,向門的另一邊道:「先生,您的客人到了。」

「請進。」依言,侍者將門打開,讓晟敏進入。

門扇一開,李晟敏驚訝的看著眼前的三人。

「嗨,歡迎光臨。」朴正洙打招呼道。就在朴正洙身邊,曹圭賢也在,另外是在學校與朴正洙很親近的友人金永雲。晟敏的驚訝在朴正洙的意料之內,笑盈盈的招呼道:「看你這麼吃驚,金希澈沒和你說今天約你的是我吧?」

「是。」

「謝謝你上次在金家讓我免於摔跤,今天請你來這邊當座上賓。」

「不敢,這是我應該做的…」

「怎麼不敢,今天你可是主角呢…」說著,朴正洙按下桌面上控制版的按鈕,三人所處的長桌中央打開,一座冒著寒氣的檯座升起。

檯座的中央是一座冰雕的木馬,三枚高聳的杵狀物刻意形塑成男性的陽具,接下來是什麼等著自己晟敏再清楚不過了。雖然這已經不是第一次見到的把戲,但晟敏失了神的直盯著這『專程為他準備的舞台』,耳邊似乎聽到了心跌碎一地的聲響。希澈一定知道這一切,卻還是將他安排來這裡,在同學永雲面前、在形同朋友的正洙面前、在…面前。

『一定有什麼原因的、一定有什麼原因的…』晟敏不停的在心中大喊著。

晟敏的情緒之激動,即便他強裝鎮定,那幾乎崩潰的神情仍從眼神中透露出來,至少,曹圭賢察覺了晟敏的情緒。即便圭賢不知始末而不知晟敏此刻激動為何。

「怎麼樣?還滿意為你準備的舞台嗎?」

「…」強撐著,晟敏才得以不癱倒在地。耳邊嗡嗡作響,朴正洙的聲音如同針刺在耳膜上。強忍著淚水不至於盈框,收斂起所有的情緒,再面對眼前的事,晟敏換上了金家影守的面具:「勞您費心了。」

語出,莫名的令圭賢心中一痛。

晟敏步向三人面前,來到一處特地為他這種存在設置的小階梯,赤腳踩上桌檯,背對三人跨上木馬。儘管還沒進入,那冰冷的陽具寒氣逼人到令人懼怕,深吸一口氣將巨獸一沒到底的納入體內。

「啊︴」呼應那幾乎撕裂那裡的疼痛,晟敏勾人魂魄的浪叫著。

「唔…」金永雲發出異樣的聲音。朴正洙直往下面看去,果然,見到跨下明顯的鼓起。

忍住沒笑出聲,朴正洙繼續觀賞著眼前的活春宮。晟敏將衣襬辦撩起,讓三位恩客更清楚看著自己是怎麼被侵犯著。不停的起伏,讓菊瓣貼合晶瑩的冰柱摩擦的場景一直重現。咬著極冰的巨柱的嫩肉被上下的動作撕裂而從穴口血液隨著冰水被帶出將木馬染上緋色。直到體內深處的一點被頂上,晟敏的分身吐出白濁將晶瑩的檯座染上淫靡的色澤。

「看來你很喜歡呢,這麼快就高潮了。」

「嗯…」即便臉蛋已經凍的發紫,晟敏仍是一臉嬌媚的回應朴正洙的話語。

「嗯…」捏著下巴,朴正洙想著下一步要『上什麼菜』的同時,觀察著另外兩位座上賓:曹圭賢表情平靜的觀賞著正在發生的事情,另一邊,金永雲就沒這麼淡定了,強忍著什麼,呼吸顯的有點紊亂。

「嘻…」好戲才要開始呢。朴正洙按下另一個按鈕,將冰雕木馬收下,隨著檯座慢慢的下降,那巨獸慢慢的從晟敏體內撤出,直到「啵」的一聲完全拔離,血絲順著大腿滑下,同處子被強暴過後的醒目。

「嗯…」儘管因為受傷而帶點刺痛,但後面從盈滿到空虛,令晟敏感到有點虛脫,雙腿大張的癱坐在檯座上。眼神迷濛的,看向三人各異的眼光。

「上菜了。」這時,朴正洙對著對講機道。

一旁的簾幕一掀,專屬包廂的服務小房出來了四位標誌的男孩,三位為座位上的三人呈上完整的餐點,一位來到檯座上,將一組清酒擺到晟敏眼前。

「這清酒是冰的…晟敏,我想喝溫的呢…」朴正洙無視於身旁兩人,自顧自的和晟敏開始了屬於這裡的遊戲。

「是…」高高的將臀部抬起,晟敏將浴衣的下擺全數撩至腰部,將下面毫無保留的展現。拿起一旁的清酒瓶,以瓶底清處了菊穴口,在菊瓣間磨蹭著,發出『咕滋咕滋』的聲響,聽的金永雲開始坐立難安。忽然的,晟敏將酒瓶塞入那緊緻的小穴中,僅露出斗狀的瓶口,扭過頭,向朴正洙妖嬈的道:「少爺,請稍等。」

「嗯嗯,圭賢你要嗎?」朴正洙看了眼圭賢。

「要夠溫才要…」圭賢和朴正洙一搭一唱的開啟下個把戲。

「晟敏,聽到了?」晟敏調整呼吸努力從上個橋段脫離,接下恩客的新任務。

晟敏敬業的想著該怎麼讓自己回應客人的要求。甫被至冰的男形肆虐過的私穴尚未恢復人體該有的溫度,甚至渾身都還因為剛剛惡寒的侵犯渾身打顫。痛苦讓晟敏無意識的想到希澈—他的世界、他承受一切苦難的依憑,連帶想到了他將他當成酬傭品就送了過來…思及自己所扮演的角色,晟敏想到了一個讓身體迅速恢復炙熱的方式—情動。臀部高高的翹起讓酒瓶得以直立。胸部貼向讓漆烤的發亮的桌面上,晟敏開始輕輕的晃動腰幹,使自己的分身在高起的檯座邊緣刮搔,前列腺液在黑亮的漆桌上畫出一道道銀亮。粉色的乳首也在手指的柔捏下變成誘惑的緋紅色。

「啊…啊…不行了…」放浪的呻吟著,晟敏側向三人的臉龐掛著難耐的神情。

朴正洙欣賞的看著這訓練有素的表演;曹圭賢監督般的審視著晟敏的每個動作:金永雲則是隨著晟敏的一個動作一聲嬌喘改變著呼吸的速度。

「啊—。」再一次呻吟,晟敏的愛液染滿了桌面。

「嗯…」一聲悶哼,朴正洙身旁也傳來了曖昧的味道。

「嗯?」看向褲襠濕溽的金永雲,朴正洙一臉小孩惡作劇成功還賣乖的表情。

「對不起…」金永雲對於自己的情動很難為情。

「唉…看來…差不多該結束了…」見金永雲已經瀉出,避免金永雲忍到『精』血攻心,朴正洙站起身。「晟敏…好了沒呢?」

「少爺可以試試…」慢慢的將臀部放低,讓晶瑩的酒液半滴不漏的注入與酒瓶一同送來的三枚杯中。

「晟敏的好意呢…圭賢、永雲,晟敏都有為你們準備唷。」

圭賢長手一伸,取過最近的一枚小杯後站起身,道:

「我到外邊賞月配美酒,你忙吧。」雖非此道中人,圭賢接收到朴正洙要操槍上場的訊號,沒興趣看著刻意的偽裝所營造的性愛,圭賢選擇迴避一旁。

沒來得及迴避的金永雲,眼看著朴正洙將美好的唇舌舔過仍塞在晟敏穴口的瓶口,雪白的貝齒輕咬,將酒瓶拔離晟敏的身體。一邊動作一邊壞心眼的用眼神挑逗著近乎不能自己的金永雲,朴正洙拉開褲頭一角,將剛剛已經被晟敏的嬌媚喚醒的分身半點不剩的貫入晟敏高抬的菊瓣中央。

「啊—!」

紙門之外,圭賢聽著晟敏的喊叫、朴正洙有弦外之音的挑逗以及金永雲失去節奏的粗喘,彷彿聽著美好的交響樂一般,掬起那杯晟敏用私處與情動溫暖的酒液,揮手,灑向不知名的角落。

看向夜空中皎潔的月,失焦的盡頭是剛剛那張被凍的發紫、插的不能自己的臉龐,這些影像記憶令圭賢愉悅,卻,這份開心就是有那麼一點的不完美,讓他輕蔑的笑僵在一半,隨即回負面無表情的冷然。

這樣子玩弄一名自命清高的醫師應該是很有成就感的啊…為什麼?自己沒有拂袖而去,也沒有在晟敏被侵犯的現場觀賞,只是在這邊躊躇不前的,聽著晟敏的呻吟有點揪心,看到永雲對晟敏的眼神有異會有點酸意?

揮開一堆沒有解的疑問,許永生曾經說過的話無預警的在腦中迴盪:

『曹圭賢,你這樣子對待晟敏,你有一天會後悔。』

 

 

TBC.  

 

By Wait4SJ 會員 Himitsu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wait4sjmb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