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Wait4SJ 會員 Himitsu

 

 

夕陽西斜,學校的課程告一個段落。

為了實行金希澈交給自己的任務,李晟敏跟著曹圭賢回到住處。

 

「進來吧!」打開家門,曹圭賢道。

 

依言,李晟敏隨曹圭賢進入。

 

「當自己家,別拘束。」圭賢說著,走到客廳一角的電腦桌將電腦打開。忽然又想起什麼,回頭對晟敏道:「我帶你去看你的房間。」

 

兩人走上室內階梯上到樓中樓,進入一個起居空間,圭賢開始逐一介紹周邊空間:

 

「這間是我的房間。」

 

將房門打開,舉室簡潔素雅,除了休息用的床鋪之外,房間裡還有一整組的視聽設備、紅酒櫃、CD架以及與室內裝潢相稱的一整組家具,雖不金碧輝煌,卻讓人感覺得出來房間主人的生活品味。

 

「你的房間除了和起居室有連通外,跟我的房間也有連通。」大掌撫上一面暗牆輕推,另一個空間展現在眼前。

 

與圭賢的房間裝潢風格相同,格局稍小,但除卻就寢空間仍有許多剩餘的空間。

 

「有需要添購什麼跟我說,我盡快請人來裝潢。」

「啊…」嘴張,卻不知到該說什麼。

「怎麼了?比不上金家給你們的住宿嗎?」圭賢認真的問道。

「不…是…真的是太棒了…」

 

這就是首爾首富的待遇嗎?只是…

 

「但是…少爺要我保護著你。影守是不能離開主人身邊的。」

「喔…所以你要跟我同床共枕囉?」

「啊…」一句詞語,燒得李晟敏滿臉通紅。

「在這邊,你是可以有休息時間的。」

 

金家的影守,除非與同事換班,否則,若是一個人執行任務,就得不眠不休值到任務完成。

 

「這…」

「這裡和K.H.總部擁有同等程度的高安全係數。如果我陳屍屋內,兇手非你不可。」

「…」又來了,又是那種灼人的眼神,儘管只是稍縱即逝。

「你會需要醫療儀器嗎?」話題一轉,圭賢關心起新室友的起居需求。

「不用,謝謝您。」

「我們私底下就不要用敬語了,就叫我圭賢吧。我也要習慣稱呼你晟敏。你先把行李安置一下,我到外面等你,等等再帶你去認識家裡的其他地方。」說完,圭賢將門闔上,留給晟敏一個完整的空間。

「啊…謝謝。」

 

多年身為影守的職業病,讓晟敏沒有辦法適應這樣平等的對待。

重新回到這個新的主人,到底是怎麼回事呢?從第一次見面到現在,圭賢一般來說都是個標準的好孩子,然而,令人背脊發毛的言行舉止不定時出現,然後在晟敏二次確認前消失。

晃了晃腦袋,想要把那種想要將自己生吞活剝的眼神甩去,晟敏嘗試讓圭賢的幸福表情蓋過。然而每每想到圭賢陽光的神情,晟敏就會連帶想到曹父和曹母,心中的罪惡感立刻將心淹沒。

 

『怎麼會這樣…』李晟敏跪倒在床畔,多重的無助讓他忍不住落下淚。

 

他不擅長與手術失敗之後與病患交屬應對的場面。即便有手術同意書可以讓醫師免於法律上的責任,但是承受人命對人心太過沈重。

這也是為什麼即便畢業於國際知名的醫學系,李晟敏沒有選擇行醫救人,而是選擇行兇殺人。

殺人,比救人簡單多了。

甚至,瀕死的人還會因為讓他死個痛快而感謝殺手。

 

「嗚…我該怎麼辦呢…嗚…」

 

即便曹家姊弟真心原諒了他,但是,看見他們就會讓晟敏想起一個家庭因為他而破碎。

哭了一小陣,等情緒平復下來,將自己收拾了一下,出去找圭賢。

來到起居室,見圭賢拿著一幅相框看著,一邊,一顆淚珠滑落了面頰,滴落衣衫,被衣料吸收消失無蹤。

 

「喀!」

「你出來啦。」聽見房門闔上的聲音,曹圭賢小動作的擦去淚痕,轉過頭來面對晟敏。「聽說你的專長之一是下廚,我們去看看料理吧台吧!」

 

看見圭賢想念著父母仍是如此壓抑,李晟敏心上又是一刀。

儘管天底下的人都原諒他,他卻無法原諒自己的大意毀了一個家庭。

 

 

※          ※          ※

 

 

「圭賢,吃飯了。」

「喔~真的是擅長呢~」圭賢對晟敏端來的一盤精緻的餐點發自內心的讚嘆。

 

和晟敏介紹完環境之後,圭賢處理一些公司的事,所以就到了客廳去。晟敏見他的確忙得不可開交,做了一些簡便食用的點心,帶他躺在沙發上做休息的時候端來給圭賢。

 

「這是?」指著一個疊子,圭賢問晟敏。

「那是清蒸牛肉,你大病初癒,這個會幫助你恢復的比較快。」

「牛肉啊…配勃根地紅酒應該不錯。」

「啊…喝酒…」

「喝一點不會怎樣吧?」歪了歪頭,圭賢用著請求的眼神看著李晟敏。

「啊…是不會…」

「哪個年份的好呢?」不等李晟敏話說完,曹圭賢便走到紅酒櫃前選酒。

「…」雖說是K.H.企業的董事長,但是仍是個十多歲的孩子,保有著屬於孩子的任性,李晟敏看了又羨慕又好笑。

 

想著自己,當同齡的孩子享受著父母關愛時,自己已經失去了雙親;當同齡的孩子背著書包上學去享受交友的樂趣,自己卻只能除了主子草木皆兵。

 

「晟敏。」

「咦?」手接過圭賢塞給自己的紅酒杯。

「歡迎你來我家。」

「這…」晟敏很是猶豫要不要喝下,因為…

「你怕我下毒啊,那個眼神。」

「不是…我酒量很糟…」

「就試一點?」圭賢將打開的酒瓶抵在晟敏的酒杯。

「嗯…謝謝你。」

 

酒很香,沒有想像的刺鼻味道。

 

「往後麻煩你了。」

「啊…麻煩你了。」

 

兩人將紅酒給喝下。這時—

 

「唔!」圭賢忽然低下頭,一手按住了開刀處。

「圭賢,你怎麼了?」晟敏見圭賢有異樣立刻站起身,靠近曺圭賢想要一探究竟,呼地—

 

李晟敏被曹圭賢封口,一股甜中帶一點酒氣的液體灌入口中。李晟敏想要掙扎,卻不敢大意,怕因此傷害圭賢。就在晟敏遲疑的間隙,身形就讓圭賢壓倒在沙發上。

當兩人的唇瓣相離,晟敏看到了一雙熟悉的眼神—充滿侵略性的神情。

 

「圭賢,不行…」對於這種眼神太過熟悉,李晟敏知道曺圭賢現在對自己抱持著什麼算盤。雖然不知道圭賢為何如此,但李晟敏就是想要阻止圭賢的動作,卻不敢對圭賢動武,因為他明白,圭賢受不住。

「你阻止我啊。」

 

曹圭賢嘴角掛起一抹狡詐的微笑,看在李晟敏的眼裡如同惡魔終於從天使的軀殼破繭而出一般。

大手一劃,李晟敏的襯衫扣子蹦離衣衫,一片白晰卻結實的肌膚裸露在曺圭賢眼底。低下頭,圭賢咬上晟敏的頸部,細嫩的皮膚遭受刺激之後,換來一聲妖饒的呻吟。

晟敏要阻止圭賢,輕而易舉。

圭賢的弱點在尚未癒合的傷口上,身為金家訓練有素的影守,李晟敏知道阻止圭賢最快的方式就是在痛處上下手,痛上加痛,對手會一時半刻不能恢復,然而,現在這個侵犯自己的人還是自己的保護的目標…

嚥下了一口唾沫,如同心中接受皆下來會發生的事—李晟敏,你還矜持什麼?身為影守,你什麼事情、什麼罪都受過,『這種事』也不是第一次,有什麼所謂呢?

心念一轉,李晟敏換上了影守的模樣—順從主人慾望的奴隸。

 

「你別動…不然等等傷口會裂開…」熟練的和曺圭賢變換位置,李晟敏跨坐上曺圭賢的腰部,身形巧妙的避開圭賢胸口的傷口傾向圭賢。

 

精巧的唇瓣輕啄圭賢的薄唇,粉嫩的舌瓣趁嘴輕啟的空隙鑽入圭賢的口中。勾著圭賢的舌,輕而易舉的讓圭賢享受著這個深入的熱吻。雙手引導著圭賢的手撫摸自己的細緻肌膚,一邊唇畔溢出了撩人的呻吟:

 

「嗯…」

 

晟敏閒下的一手,下探到圭賢褲裡,探著尚未情動的器官。

這時,圭賢被一陣撫摸在分身之上,眼光一抬便看到晟敏狐媚的眼神看著自己,一邊,被兩人的唾液染的銀亮的唇開闔問道:

 

「給我…可以嗎…」

「…」無語,只是一個笑,圭賢要看晟敏怎麼應對。

 

晟敏仍是看著圭賢,但,似乎身下有什麼動作,讓晟敏開始不正常的喘氣還有不成意義的聲音:

 

「嗯…嗯…嗯…」

 

圭賢下身感覺到或輕或重的讓晟敏摩擦著,那碰撞的事物越來越硬挺,意識雖然還沒衝動,圭賢卻無法阻止那被摩擦的分身發生反應。

李晟敏在挑逗自己。

 

「啊—!」李晟敏自我挑弄到高潮,這時,將身體直起,讓高潮瞬間,分身昂然噴發出淫糜乳白的一刻展現給圭賢觀賞。

 

用手掌接下噴發出的黏液,晟敏大張著雙腿,將腰挺起,將粉色的菊穴呈到恩客眼前,手指帶著黏液大膽的在恩客面前進出自己體內。

 

「啊…啊…」一邊抽送著手指,李晟敏順著生裡的快感,大聲的在圭賢面前浪叫著。一邊再加入手指,將菊穴撐到極致。

 

同時,李晟敏臀部的肌膚感覺到圭賢跨下明顯的動靜。這次,李晟敏沒有再過問圭賢,逕自將下身的束縛拉下一角,讓已經抬頭的器官躍然而出,幾乎沒有間隙,晟敏將手指抽出,將圭賢的分身含入體內,並一坐到頂。

 

「啊…好熱…好棒…」晟敏自主的做了一回抽送,晟敏將兩腳大開掛在沙發的扶手之上,兩手抓在椅背上,靠著四肢的力量控制著身體讓圭賢的分身進出後庭,讓自己的體重不至於去壓到圭賢讓他產生不適,最重要的是,這樣的體位讓不方便活動的恩客還能有TOP的感受。

 

「嗯…」隨著菊穴的緊縮,圭賢受到刺激在晟敏體內蹦發。

 

當圭賢的慾望抒發完成,晟敏原來應該小心翼翼的不讓多餘的黏液沾上圭賢的身體離開圭賢,然而,酒力發揮作用,讓晟敏整個人癱下,重力讓圭賢的分身更深的插入體內。

 

「啊…」意料之外的刺激,讓李晟敏仰頭大喊。

 

盛滿愛液的甬道也因為充分的填滿而溢出了黏膩,銀亮的色澤染上兩人所在的座椅上。

 

「對不起…阿!」發現自己弄髒了沙發,李晟敏覺得失職,還來不及道歉,就讓圭賢壓趴在沙發椅背上。

 

「啊…圭賢…不行…啊…啊…啊…啊……」顧慮侵犯著自己的人的傷勢,但是酒精讓晟敏力不從心,只能任由圭賢大肆的侵犯自己。

 

一邊承受著灼熱的樁刑,李晟敏心中確有種莫名的踏實。

終於,這才是一直以來那若有似無,卻比什麼都還要真實的曹圭賢出現了。就是這種想要把自己撕裂,毫無憐惜的的侵犯,才是他。

 

「啊—!」

「嗯…」

 

兩人同時因為高潮而呻吟了一聲,雙雙攤在沙發之上。側身倒在圭賢肩頰與椅背之間的空隙,儘管神智已經有點渙散,晟敏還是努力的聚焦在圭賢大敞的衣衫之下的傷口。

見傷口無事,才讓意識遠去,陷入昏迷。

這個影守,比他想像的有趣多了。

金希澈提起過:李晟敏是大家公認的金希澈地下情夫,除了李晟敏最具魅態的天生麗質,因為影守的身份,沒有資格在台面上爭名奪份,就是個玩物。而李晟敏也全然安於這樣的身份,不去和金希澈的「正宮情人」們爭寵,安分並盡職的做一個服侍主人的奴隸。

曹圭賢意外的是,就連主人不再是金希澈,李晟敏的配合度也是如此之高,甚至,讓完全沒有嘗試過男人之間性愛的他還感覺到異常的樂趣。

看著趴扶在自己肩窩之上的精緻容顏,圭賢忘情的用手輕輕的勾勒著,在腦海中亦勾勒出一個與現下笑容一般不懷好意的打算。

 

 

 

TBC.

Posted by wait4sjmb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